陕西省政法干警考试

面授课程网校课程图书教材|

直播砖题库华图教师|

备考招考职位库华图在线真题|微信微博

400-078-6677
您当前位置:公务员考试网 > 陕西人事考试 > 陕西政法干警考试 > 备考资料 > 陕西政法干警考试热点:农民工婚恋问题

陕西政法干警考试热点:农民工婚恋问题

2012-09-17 09:27 政法干警考试 http://sn.huatu.com/zfgj/ 作者:陕西华图 来源:未知

【导读】2012陕西政法干警考试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陕西华图特为广大考生总结了面试热点及面试技巧等,以供考生参考。

    2012陕西政法干警考试时间已经公布,陕西华图为广大考生第一时间转载陕西人事考试网最新的招考资讯,考生可参考陕西政法干警考试备考专题进行备考复习。登录陕西华图查看陕西政法干警考试报名入口及陕西政法干警考试报名人数统计。陕西政法干警考试面试也即将展开,更多面试技巧及面试资料查看陕西华图教育网。

陕西政法干警考试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许多农民离开赖以生存的土地,成为城市建设的重要力量。对于他们来说,漂泊无依的苦苦等待,两地分居的遥遥相望,对留守子女的深深牵挂,成为心头最敏感的弦。

  最近,本刊记者深入四川、安徽等地,走近农民工群体,探访他们真实的婚恋生活。

  寻爱:城那么大,爱那么难

  来自皖南山区的大眼睛姑娘许冬梅今年24岁,出众的相貌让她成功应聘在安徽芜湖一家大超市做化妆品销售员。

  “像我这个年纪,要是在家早就嫁出去了。”小许说:“父母也一直在催我,但是我不能凑合嫁了。”她刚拒绝了一个父母在家乡替她相中的家里开着四五个超市的男孩,原因是对他没感觉。

  “但要找个能对上眼的人真难。每天上8到10小时的班,接触到的就是那么几个同事;顾客虽然多,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多跟你说一句话。下了班之后,累得哪儿也不想去。”

  24岁的她描述起自己的生活竟有一丝沧桑。“城里倒是有许多相亲活动,情人节、中秋节、七夕节什么的,街道、妇联等都会组织联谊会,但他们一般只关注白领,从来不管我们这些打工的。”

  前段时间,小许换了一款智能触屏手机,常常在工作间隙用手机上QQ和交友网站,期待能遇到自己的爱情。

  此次采访中,记者接触了20多名30岁以下的青年打工者,他们大部分单身,每个人都希望能找到合适的伴侣,拥有自己的家。然而,辛苦繁重的工作、有限的经济收入、日常交际圈的狭窄等,都让他们的爱情理想变得十分渺茫。

  2012年七夕节前后,上海发布的《新生代打工者婚恋交友、两性观念调查报告》显示,63%的基层打工者处于单身状态,有对象的37%中,感情能维持一年以上的只有56%;《新快报》报道称,超过七成的广州青年基层打工者处于单身状态,经济收入有限、企业男女比例失调、缺乏渠道、流动性强等因素影响了他们的婚恋。

  曾就职于安徽省妇联的高级婚姻家庭指导师何毅认为,农村婚恋几乎都是托熟人介绍,然而农民工离开家乡来到城市,等于斩断了原有的社会关系。农民工婚恋难,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原有的婚恋渠道不复存在,另一方面城市生活中的经济压力等因素也让他们失去了很多婚恋的空间。

  今年25岁的河南人赵柯在成都一个小区做保安,女朋友小王也是河南人,在小区附近一家超市收银。两人交往了近两年,谈婚论嫁时恋爱却亮起了红灯。“女友父母明确提出,结婚彩礼仪式可以简化,但我家必须在城里准备一套新房。我每个月就那么点工资,怎么买得起房子?”赵柯无奈地说。

  赵柯当保安月收入2200元,除了吃饭、租房、日常生活开销,所剩无几。为了攒钱买房结婚,赵柯戒烟戒酒,兜里的二手诺基亚手机屏幕早就裂了也舍不得换。即便这样,他一年从牙缝里省出的钱也不足1万块,在城里全款买一套30平方米的小户型房子至少要20年。

  无房无车、无稳定职业,收入低、社会地位低,这是以赵柯为代表的许多80后农民工的生活缩影,他们由此陷入了爱情、物质双重贫瘠的困境。

  守爱:聚少离多的“牛郎织女”

  “给我看看那个小点的吧。”35岁的农民工魏新宝站在合肥百货大楼金饰柜台前拘谨地说。他趴在玻璃柜台上,以极其认真的表情审视着每一对金耳坠,希望为妻子买一份花钱不多又能让她惊喜的结婚10周年礼物。

  这个在合肥靠安装窗帘为生的农民工,打工8年来从未在大商场买过东西。他憨厚地说:“挣钱不容易,都带回家给老婆存起来了。买耳坠我只有1000块,是省下的烟钱。”妻子李长芬今年32岁,在家乡安徽省灵璧县带孩子上学。夫妻二人分居两地已达4年,由于活计忙,魏新宝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

  这种男人在外打工、女人在家带孩子的生活,是大多数农民工的婚姻模式。而与这种“牛郎织女”生活相伴的,则是无尽的寂寞和刻骨的思念。

  2011年,广州市总工会发布了一份《广州市农民工幸福感调研报告》。调研结果显示,影响农民工幸福感的首要因素,不再是传统的经济因素,夫妻团聚等家庭因素意外“拔得头筹”。

  那些与配偶或恋人有较多时间和机会在一起的农民工,幸福感明显要高一些。然而记者调研发现,尽管农民工重视夫妻团聚,却并不是所有农民工都能享有这份幸福。对“牛郎织女”们来说,这简单的幸福,就像是一种奢求。

  在成都规划馆的建筑工地上,来自眉山市仁寿县的毛建国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忙碌,脱下安全帽,认真地将手洗干净,飞快地往工地的生活区赶去。在那里,近一年没见的爱人和孩子来探亲,正在等着他。

  36岁的毛建国16岁就离乡外出打工。与同村的王晓枝结婚后,爱人仅跟着他一起打了两年工,就回家照顾孩子了。从那以后,毛建国就开始了候鸟般的生活,过年才能回一次家。

  “最难过的就是下班后。”毛建国说,上班的时候有工友在一起,下班后就剩下自己,感觉特别空虚寂寞,“为什么农民工容易发生聚赌、嫖娼等问题,就是因为下班后太无聊。每天上班干活、下班发呆,让人觉得生活真没意思。”

  在外打工的男人孤单寂寞,在家留守的女人更是如此。沉重的农活,要照顾的老人孩子,对外出男人的担心疑虑,让不少留守妇女身心压力巨大。民革广东省委员会2011年针对农村留守妇女生存现状问题的一项调研显示:广东省农村留守妇女有近400万,部分面临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其中,69.8%的留守妇女经常感到烦躁,50.6%经常产生焦虑。

  同时,留守妇女家庭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是丈夫外出打工赚的钱,占家庭收入来源的87.2%以上。没有独立的经济收入也给她们带来婚姻中的不安全感,近30%的留守妇女担心丈夫有外遇。

(编辑:admin)

2016年陕西省政法干警课程
京ICP备11028696号 京ICP证090387号